您的位置:主页 > 热血传奇sf >
栏目导航
推荐

回忆录:一串糖葫芦交到女友 在游戏厅里打架

时间:2020-03-19 07:41来源:未知 点击:

让我告别街机厅的是一场架。一天早上,我和朋友结伴去打游戏,街机厅空无一人,我们心花怒放, “霸占”了一台游戏最多的机子玩起来。正在我们打大鬼(BOSS)时,忽然被人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甩到一边去,一个混混堂而皇之的坐上我们的位子。朋友:“这是我们的位子”小混混并不理,我说:“算了吧,我们走吧。”朋友:”要走你走,我好不容易打到这一关。”

这时小混混突然站起来,给我朋友一巴掌,一脚把我踹开“老子想玩,有本事弄死老子啊!”我朋友被那一巴掌打得眼红,立即操起手边的板凳朝混混头上砸去,混混也没料到我们会还手,一下子被打蒙。混混反应过来后操起身边更大的板凳准备朝朋友头砸,还好在关键时刻被老板拦住了。老板朝混混喊:“你他妈MP给老子滚出去!”混混看见老板如同老鼠看见猫一样,立马放下板凳灰灰溜走。这事之后,我再也不敢去街机厅了。

【玩家频道出品,作者:彼岸花】

更多回忆录,点此进入>>

我今年22了,掐指一算都有13年的游龄,经历过单机的衰落网游的兴起,看着当年动作天尊卡普空变成冷饭大王卡婊,《剑侠情缘》系列从单机变成网游界的一方霸主,以及游戏里外的聚散离合……

当年第一款接触的游戏是红白机上的超级马里奥。其实也不能说接触,因为姐姐一直霸占着红白机,我只能傻傻得坐在她旁边看着她控制着一个小人钻水管踩蘑菇。而且姐姐一玩就是一天,我一看也是一天,在看的时候我还经常问些傻乎乎的问题“姐姐,他是坏人吗?为什么打这些可爱的乌龟?”姐姐“……”“他踩蘑菇打乌龟干嘛啊,还去爬红旗,他不爱国嘛?”姐姐”……”“姐姐!姐姐!他为什么……”“给!我!滚!”,不想被赶出去的我就乖乖闭上嘴。

后来姐姐去读初中,红白机理所当然归我了。可惜的是,早在姐姐不让我玩红白机的时候,我就已经接触到了另一种新奇东西——街机。那时游戏厅的门经常用布帘子挡着,一个大胡子老板坐在门口抽着烟,见着我们来了总是笑眯眯的(我很奇怪为什么他总是只对我和我朋友笑)。街机厅里鱼龙混杂,有不少小混混,很多时候在打游戏时会被小混混打扰,“起来!让老子玩!”这种霸机行为就遇到很多次。所以我们基本都是早上去,因为那时候人特别少,很多好机子都是空出来的。

那个时候我和朋友最的爱游戏是《恐龙快打》和《合金弹头》,别人在背《出师表》,而我背《出招表》,因为太沉迷游戏以至于影响到自己的学习。后来,我玩街机的事情被我姐发现了,她告诉了老妈,那天我背了一晚上的《出师表》。我妈拿着树条,我爸在监督(话说我爸也特别怕我妈),而我姐去房间睡觉了……

让我告别街机厅的是一场架。一天早上,我和朋友结伴去打游戏,街机厅空无一人,我们心花怒放, “霸占”了一台游戏最多的机子玩起来。正在我们打大鬼(BOSS)时,忽然被人像拎小鸡一样拎起来甩到一边去,一个混混堂而皇之的坐上我们的位子。朋友:“这是我们的位子”小混混并不理,我说:“算了吧,我们走吧。”朋友:”要走你走,我好不容易打到这一关。”

这时小混混突然站起来,给我朋友一巴掌,一脚把我踹开“老子想玩,有本事弄死老子啊!”我朋友被那一巴掌打得眼红,立即操起手边的板凳朝混混头上砸去,混混也没料到我们会还手,一下子被打蒙。混混反应过来后操起身边更大的板凳准备朝朋友头砸,还好在关键时刻被老板拦住了。老板朝混混喊:“你他妈MP给老子滚出去!”混混看见老板如同老鼠看见猫一样,立马放下板凳灰灰溜走。这事之后,我再也不敢去街机厅了。

我接触电脑游戏一开始是受爸爸的影响,因为爸爸也喜欢玩游戏,所以家里理所应当有一台大电脑。看不了姐姐玩游戏的时候,我就会坐在爸爸旁边看他玩《红色警戒2》,有时候爸爸会让我来玩,我就会在爸爸指导下一步一步操作自己的部队,那时候打的是“简单的敌人”。

我真正开始玩电脑游戏是我小学升初中的那个暑假,那时我考上了我们这第二好的学校。由于考试成绩理想,。加上爸爸姐姐和我的三重撒娇下母亲终于答应给换了一台配置超级好的电脑。就这样,我的游戏经历开始步入正轨。

配了新电脑后我并没有再单独一人玩《红警》,而是《鬼泣3》。之所以会玩到这款游戏,是因为当初在配电脑的时候看见一个大哥哥在玩,各种酷炫吊炸天的技能在屏幕上甩来甩去当时就把我吸引住了,我心里全是握草!握草!!握草!!!爸爸见我看得起劲,就去买了一盘碟子给我,说是给我的礼物。

新电脑到家,我就迫不及待的安装游戏,头一次玩动作游戏内心还是有点小激动。我会经常去网上查找连招攻略,我战斗能力上去了,但是……学习成绩却下来了,排名一下就从第3名下降到15名。成绩下滑造成一串连锁反应----爸爸被妈妈骂,我被姐姐打。之后我遍被限制碰电脑,一周只能玩一次,一次只有一小时。

在网游爆发的时期,我爸被他同事拉进了这股潮流中潮流——《魔兽世界》中。玩过《魔兽争霸》的他自然对《魔兽世界》有着浓厚的兴趣,哭着找老妈要50元买点卡,妈妈一开始不同意,最终还是抵不住老爸的软磨硬泡。而我那时正在学习的紧张阶段,每天就是学校寝室两头跑,不要说玩了,看一眼都是奢望。

直到上了大学,休闲的时间多了起来,别人都是把妹来丰富自己的大学生活,而我与另外3个室友则是玩游戏来打发课余生活。

我们宿舍一开始都是玩单机,我玩ACT,老二玩RPG,老三是ACG。原本互不干涉,直到老大把我们拉入《魔兽世界》。

我依旧清晰的记着那一天,我正玩着《鬼泣4》打着血宫,练如何让BOSS不落地打出更多的输出;老二正在与游戏NPC发展互动得不亦乐乎,老三正与虚拟女友摸摸哒蹦叉叉的时候,突然寝室门被踹开。老大抽着闷烟走了进来, “咋啦,有啥不愉快的”老二按下暂停键,看着沉默的老大。老大吐出一口烟,缓缓说道:“被工会踢了。” “这不很正常嘛,你都被踢三次,你又想与你那女会员潜规则?别想了,找女朋友的还是找靠谱的,看我就多好,对吧,优姬酱”说着,老三亲了口自己的PSV。“妈的,他们不要我了,我们单干!!”老大甩下烟头,狠狠踩上一脚。what?

“握草!老二,快上拉仇恨啊”

“握草!DPS给力点好吧!!!”

“握草!苏明(就是我)奶起来啊!!!你他奶奶的会不会奶啊”

后来这成了宿舍日常,我们给老大取了“操哥”的外号,因为他最会说艹了。

时间久了,接受不了魔兽画风的我,从魔幻世界跳到了武侠世界《剑网三》。在那儿,我认识了一位让我刻骨铭心的女生。

我是一位唐少,是个孤独的游侠(没帮会),只是每天做做日常,打打小怪过着与世无争的日子(我喜欢这样)。某一天我在跑商的时候,看见了一只小羔羊被恶人欺负。路见不平的我直接提着机关小猪对着恶人一阵“敦敦敦”把小羊羔救了下来,就这样,我我们相遇了。久而久之,我与她熟悉了,知道了彼此的真实姓名,而且很巧合的是我们竟然是老乡!之后我们就顺理成章的相约面基了。

2014年12月25日,那是我最难忘的一个圣诞节,我与小羊羔在春熙路上吃着路边摊,她巧笑嫣然,真想把美好留在那一刻。

“做我女朋友可以吗?”我说。

“那,给我买串糖葫芦就答应你!”小羊羔在笑,被寒风吹红的脸很美。

就这样,我有了第一个女朋友,每天我对她嘘寒问暖,时时牵挂着她。

可惜有些美好注定只能是回忆,交往后的下一个圣诞节,她家决定移民去新加坡。在离开的晚上,她把我约了出来。她哭着对我说“苏明,谢谢你,让我在这儿的最后一年那么的快乐幸福”,她一直是一个要强不轻易落泪的女生,这是我第一次见到她流泪。我心好痛,却依然露出笑容,我知道我无法挽留她。

那么,就一路走好吧……

我再也没回到《剑网3》的世界,因为怕看见她的ID就会失声哭泣。

离开了《剑网3》剑侠后,另一款游戏引起了我的注意——《最终幻想14》(FF14)。

以前早早就听过“最终幻想”的大名,可惜作品基本上都是出在主机游戏,得力于网游的兴起,最终幻想最终移植到PC端上。

FF14不管是画质还是故事背景设定还是人物模型都是我喜欢风格,于是决定充钱玩玩,结果一发不可收拾。可惜这一切都是刚开服时的美好景象,好好的一个游戏毁在了时间收费、道具收费的双重夹击下。你不想通剧情?行!8800点券帮你搞定。武器升级?行!8800点券帮你搞定!

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下,大家都默默离开了FF14,也包括我。

我玩过的另外一款网游是《洛奇英雄传》,游戏在还没公测的时候看到视频就各种激动,可惜没激活码,就去玩其他游戏了。过了一两年才回去玩这款游戏。不过,《洛奇英雄传》给我的感受还是很不错的,游戏的战斗系统绝对是网游界的一股清流,打击感拳拳到肉,刀刀入骨,而且里面的妹子福利也……不错!

时间飞逝,眨眼间已经2017年了,这几年我陆续接触过不少网游,可基本上都是玩一会儿就删除,枯燥无聊的背景故事,重复单调的系统,这一切都让我没有心思去深玩下去,在我内心深处,我最爱的有且只有一个——《剑网三》,可惜物是人非,我已回不去了。

【编辑:零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