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BT页游私服 >
栏目导航
推荐

魔兽德拉诺之王过场动画美服台服配音对比【整理报道】日前,暴雪曝光了

网易举行GAME-X发布会 新游定名《龙剑》3月30日下午消息 网易今天在广

数款大作销量喜人 Take-Two第2季度依旧亏损视频游戏开发商Take-Two互动软

众神之战 《毁灭》诸神介绍之印度&古希腊篇【专稿,未经允许请勿转载】将

天赋格斗街头功夫 功夫小子07高调迸发查看更多游戏信息【来源:】光

开天下第一武道会!剑灵新版七大内容首曝四、南天灵石战场为了满足玩家

男子误为网游充值过万 状告四公司索赔偿

时间:2019-11-20 11:01来源:未知 点击:

一个多月内,从来不玩网络游戏的邵先生,却鬼使神差地向第九城市和巨人网络这两个游戏供应商下面的游戏账户充值了16000元,这些钱都被换成了游戏点券,并迅速分派到其他多个游戏账户中。他因而觉得是银行、支付宝在网购过程中出了漏洞,一纸诉状,将第九城市、巨人网络、支付宝公司以及银行告上了法庭,要求他们赔偿自己的损失。

近日,该案在禅城区法院开庭审理。

经历:一个多月误为网游充值过万

今年2月9日23时左右,邵先生在住所用某银行的储蓄卡为购物上网支付宝充值。邵先生按照支付宝公司指引的充值程序操作,进入银行的交易平台后,连续三次显示支付商户名为chinapay merchant,他于是输入密码划款人民币8000元。划款后,页面先是显示“交易成功”,后又跳出了“支付失败”的字样。

次日上午8时许,邵先生先后查询在银行和支付宝的账户,结果是银行划出了8000元后并未进入支付宝,款项实际上打进了上海巨人网络科技有限公司(下简称“巨人公司”)账户。邵先生报警后,于当天12时许打电话与巨人公司的客服中心联系,巨人公司承认有该订单,称该笔款已充值到了该公司管理的某游戏账户,但是,巨人公司拒绝了邵先生冻结该账户的要求。

无独有偶,仅过了一个月,邵先生又遇到了类似的事情。今年3月11日21时47分许,邵先生在淘宝网上看中了一套价值8000元的二手相机,他于是通过相同银行的网上银行,向支付宝账户转账8000元人民币。

按照程序操作划款后,网银显示“交易成功”,但是随即付款页面上又跳出“无法完成付款”的提示。经历了上一次的事情后,邵先生马上拨打了银行的客服电话,要求其利用划款时差截留8000元人民币,但未获允许;邵先生又向支付宝公司查询和求助,证实了银行已向支付宝公司支付了人民币8000元,但支付宝公司收到款后直接转付给了上海第九城市信息技术有限公司(下简称“九城”)。

3月12日0时42分左右,邵先生打电话与九城交涉,九城的客服人员证实他们的确收到了这8000元,并且已“成功”充值进九城管理的一个叫“韩青青”的游戏账户。邵先生后来还得知,用户“韩青青”在得到了这8000元换成的点券后,马上将这些点券转移到了其他40多个游戏账户中。同样的,九城也不愿为邵先生冻结该账户。

起诉:将支付宝及两游戏巨头告上法庭

经历了多次交涉未果后,邵先生于是将巨人网络、九城、银行及支付宝公司告上了法庭,分两起案件进行起诉。

邵先生向禅城区法院提出请求,两起案件中的被告人各承担8000元的赔偿责任,并承担诉讼费用。

猜测:中了木马病毒 或误入钓鱼网站?

在法庭辩论阶段,银行的律师刘敏提出一个猜测:邵先生先后在一个多月内两次出现这样的状况,可能是因为中了木马病毒。在第一次中了病毒后,邵先生仍没有及时做好防范,以至出现了第二次受骗。日前,大多数的受骗用户是电脑中了木马病毒,或者误入了钓鱼网站,那个网站很像淘宝的网页,其实是个假网页。

邵先生:希望让网络交易主体认清责任

在庭审的最后阶段,法官试图组织双方进行调解,不过这一要求被邵先生拒绝。邵先生说,他不同意调解,是因为他打这场官司的意图并不是因为想追回金钱损失,而是想通过官司,探讨现在网络交易非常不安全的情况下,那些网络交易的主体应当承担什么样的责任,调解不能体现这样的作用。“调解对于今后促进他们改进工作质量,提高网络安全,对于我们普通消费者提供方便没有帮助,因此我不同意调解。”

下一页:各方说法

各方说法

九城:我没法冻结账户 也不是受益者

九城在审理当天缺席了庭审,不过向法院提交了一份书面答辩状。在该书面答辩状中,邵先生称,九城没有为邵先生报警、冻结相关游戏账户的义务。这是因为九城仅凭邵先生的电话和和律师函无法判明事实,他产在没有收到公安机关的任何协助通知的情况下,是无法擅自冻结玩家账号的。

此外,九城还提出,他们并没有在充值行为中取得利益。8000元是根据邵先生网上操作指示由支付宝直接支付至游戏玩家账户,九城仅为网络游戏提供商,负责游戏玩家账户的管理,并不是本案受益人,因此不负有该笔款项的返还义务。

不过,该“没受益”的理论很快在随后被同为被告的支付公司推翻了。支付宝公司法务部的工作人员称,他们的确是把8000元打入了九城的账户,九城收到了这笔钱后,将相应的点券等网络财产发放到用户“韩青青”的网络钱包中。

支付宝:他不是我的客户 款项也不是我的

支付宝公司法务部工作人员作为代理人,专门从杭州赶到佛山开庭。法庭上,提出了“备付金账户”的概念。该代理人声称,该案涉案款项实际上不在支付宝掌控之下,只是支付到支付宝“备付金账户”。他说,支付宝的每一个会员他会有一个支付宝账户,账户里头有相应的存款,但是这些款项真正放在由中国人民银行要求的指定银行的备付金账户里面,这并不是支付宝的自有财产账户,是不能够由支付宝随意支配的。因此,邵先生以不当得利为由要求支付宝返还款没有法律依据和事实依据。

支付宝公司还称,邵先生并不是他们的客户,他们只是与第三被告即银行签订了合同。

银行:有三次机会中止付款

银行的代理律师刘敏表示,网银系统有登录密码、交易密码和手机动态口令三重安全保护功能。邵先生在输入登录密码、交易密码和手机动态口令这三个环节中,页面均显示收款商户名称,任何一个环节发现异常,原告均可立即中止付款。

刘敏称,邵先生在起诉中已经确认了,他两次通过网上银行向相关账户中转了8000元,也就是说银行已经按照邵先生的指令完成了转账,往后发生的事情便与银行无关,其损失与银行没有任何关系。

对于邵先生称深发展没有为其及时进行截留一事,刘敏称邵先生在完成付款后发觉异常后,其账户的资金确已实时划入相关的账户中,从技术上任何人均无法截留该款。

来源:广州日报

【来源:】